第一章

洋館外面的一切都被純白的積雪覆蓋,清晨的陽光穿過卧室的窗戶,照射牆邊的單人床。

文森習慣性地從床上醒來,像他這樣類型的機械人偶,是梅爾斯倒閉前的最新型號,其永動機能令他不用依賴人手來開機、關機;經溫斯頓改良後,更不用連接導管,也能維持日常生活作息。

就在他打着領帶時,某人敲響房門。

"進來吧。"

門開了,是德拉克,他一如既然地挂着玩世不恭的笑容。

"主人,早上好。"

"早上好,德拉克。"

"溫斯頓先生要我通知您,又到了檢查時間。"

"好的,我現在就去。"此時他已穿好西服,踏出房門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他來到廣闊的地下室,映在他眼前的是牆上各種用作替換的四肢、兩張長方形工作枱、和一個掛着黑眼圈、一臉疲倦的溫斯頓。

"早安,文森。"

"早安,溫斯頓,今天也和平常一樣精神呢。"

"很好笑,文森。現在給我躺上去。"

他徑直走去躺了無數次的工作枱,讓對方開始檢查。

"讓我看看......新的左臂沒有鬆脫的跡象,可見你有聽我忠告,沒有亂動。至於其他手腳......好,都沒有甚麼問題......可以起身了。"

"謝謝。"文森離開工作枱,正要走上樓梯時,溫斯頓突然叫住他。

"其實我叫你來,不只是為了做定期檢查而已。"

"噢?薇洛拉怎麼了?"

距離遇上薇洛拉那天起了已過了超過兩星期,在這段時間裡,兩人除了修復迪諾對她開槍所造成的損傷外,也嘗試透過分析她腦內的記憶體來調查任何有關地下梅爾斯的線索。然而,經過多番改造,身體是修復好了,但記憶體仍然沒有顯示任何東西,薇洛拉也沒有甦醒的跡象。

但這次,應該會有點不同。

溫斯頓撓撓頭,面有難色地說:"她......是醒了啦,在你正睡覺時。但是......"

"她怎麼了?"

"她好像...失憶了。"

"......失憶?"

難怪她的記憶體只顯示出雪花了。文森心想。

"不光是這樣,她......我還是帶你去看她好了,她在更裡面的房間,在那裡會更好解釋。"

"......帶我去見她。"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文森第一眼看見薇洛拉時,她低著頭,盤坐在地上,背對着他。

"她剛醒來時一臉慌張,問她的筆記本在哪裡;好不容易終於讓她鎮定下來,當我問她問題時,她卻意圖和我的自動人偶對話,好像當我不存在一樣。"溫斯頓如實回答。

即使如此,文森仍然輕聲呼喚她:"薇洛拉女士?"

"我不肯定她會回應你,正如我所說,她-"

溫斯頓突然僵住,因為薇洛拉沒有如他所說的不理不采。只見她轉過身,眼中竟然透露出過往沒有的稚氣;她翻開身旁一本A4大小的筆記本,用一支筆抵住紙上空白的位置,饒有興致地看著文森。

"好......吧,我收回剛才說的話。"

文森繼續觀察她的反應。良久,她終於開口:"名字?"

"在下是文森•埃奇沃斯,早上好,薇洛拉小姐。"

"......早上了......"她再次低下頭,寫了幾隻字。

"我可以看嗎?"文森指着她的筆記本問道,她把筆記轉向對方,推給他。筆記上只寫了幾個詞語:薇洛拉、溫斯頓博士、德拉克執事、文森。

"妳大概是不擅於記人名吧。"

薇洛拉點點頭,拿回筆記本,繼續看著他。

文森站起來說:"此後我們繼續調查地下梅爾斯的同時,也會繼續觀察薇洛拉。"

"當然了,畢竟她是目前唯止唯一的線索。"

溫斯頓率先走出房間,文森跟隨其後,臨走前,他再看薇洛拉,見她輕輕向他揮手,才離去。

作者的話:才第一章就寫了個什麼鬼?

© 櫻吹雪 | Powered by LOFTER